行业新闻
天人合一建设深绿城市—谈城市绿化与生物多样性建设

2014-2-21 13:23:37
 作为人类聚集的场所,城市生物多样性能与大自然媲美吗?国外城市成功的生态建设实践表明,人与自然当然可以、也能够实现和谐发展,城市的绿色可以更深,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境界。
  宏观生态规划要先行
  因为失去自然特性,现代城市极其脆弱。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孙筱祥给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讲述了分别发生在1871年美国芝加哥和1923年日本东京的两场火灾,在建筑密度、天然气管道等远不如今天的过去,火灾几乎让城市变成一片废墟。
  “所谓的现代工业化城市,都是消耗资源、浪费生命的杀人机器。”孙筱祥说。他认为,在城市规划设计层面,必须切实执行大地生态学、Design with nature等科学理念。
  今天,我们对城市应该做的工作是,通过宏观生态规划,尽量让城市还原其自然活力、恢复其生态特性,而不是为了景观,彻底牺牲掉城市的自然功能——生物多样性无疑就是城市自然功能的重要衡量标准。
  在专家们看来,提高城市生物多样性,就是让植物、动物、微生物之间达到共荣共生的理想境界,进而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天人合一。为此,在城市绿地、公园、隔离带等生态设施的宏观规划设计上,不仅要形态多样,更要结构合理、布局科学。
  “通过规划城市公园、郊野公园、湿地公园等不同类型的公园或绿地,并通过面积大小不一的城市森林群落、连接廊道、天然河道等,构建多样的城市生态系统。生态系统多样是生物多样性的基本保障,生态系统越复杂生物多样性越丰富。”国家林业局林产工业规划设计院教授马万里说。
  不同城市有不同特点,有的依山、有的傍水,其宏观生态规划设计当然也千差万别,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版本,关键是旨在通过提高生物多样性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城理念必须得到切实执行,不能朝令夕改。
  植物品种多样是基础
     通俗而言,生物多样性指一定区域内植物、动物和微生物的种类与个体数量,学术上将其分为遗传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等3个层次。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专家们不约而同地将植物多样性列为城市生物多样性的基础。为什么?“植物多样最重要,因为一切食物都来自于植物。”孙筱祥说。
     的确,生物生息繁衍要有必要条件,包括适宜的食物和栖息地等,无不与植物有关。比如,鸟类需要灌木上的小型果实、各种昆虫需要适当的蜜源植物,两栖类需要有水草的小河塘或隐蔽的花草树丛、水禽需要水生动植物丰富的池塘,等等。
     “植物是生产者,动物是消费者,微生物是分解者。多样化的植物、稳定而复杂的植物群落为各种生物提供栖息地和食物,形成了食物链。比如,果实为鸟类和昆虫提供食物,鸟类和昆虫为植物群落传授花粉、传递种子,大量鸟粪与昆虫残体又被微生物分解进而成为植物的优质肥料。”马万里说。
  有报道称,在中国的不少城市,如南京、杭州、武汉、昆明、西安等地,较常用的绿化观赏植物总数多在1000种以内,有的甚至在500种以内,个别南方城市才有上千种。反观世界名城,如华盛顿、旧金山、伦敦、巴黎、东京、新加坡、墨尔本等,常用绿地观赏植物总数多在2000种-4000种。
  被视为生物多样性基础的城市绿化植物品种显然是突破口。
     江苏苏州曾经出台一份关于城市生物多样性的报告。报告指出,要重建城市生态,要先从种树做起。本地树种最适宜,除了香樟外,本土的苦槠、青冈、紫楠、木荷、冬青等常绿树和朴树、三角枫、楝树、山合欢等落叶树,都是需要进一步开发的行道树种。
     当然,植物品种多样化并非胡乱引种,本地乡土品种更受到鸟类、昆虫等生物的青睐。
  “仅种子植物全球大约就有30万种,但必须跟科技结合才能成为资源,现在人类利用的不过500种左右。科技不进步,什么都不是资源。”针对当前少数外来品种在全国几乎泛滥成灾的现象,孙筱祥说。
     生态恢复是渐进过程
     尽管生态质量提升最终必然导致城市品质、影响力、美誉度等综合发展实力的提升,但现在面临的短见浅视问题仍然严重。对城市土地高强度开发利用,根本无法从数量、质量上保证城市绿化建设。
     “据悉,目前国内600多座城市中已有90%以上提出要建设生态城市,其中,不乏打着生态城市的幌子来圈地赚钱的项目。个别生态城被房地产‘绑架’。”《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日前刊发报道称。
     对此,专家们“宽容”地认为,以生物多样性为重要特征之一的生态城市建设是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以治虫为例,利用天敌控制病虫害的生物调控是治本之法。据统计,一只灰喜鹊一年能吃1.5万条害虫,可保护1亩-2亩树木免遭虫害;一只四声杜鹃一个夏天能消灭3.15万条松毛虫,可控制40亩杨树不被虫蛀。显然,目前城市的生物多样性不足以支持生物控制虫害。
     对生态城市来说,日常管护也不是拔除杂草、浇水、喷药、清扫等,而是仅对靠近路边的地带进行低强度修剪与管护,使整个绿地处于自然生长状态。同样,枯枝落叶也不能随便清理,因为这是维持从菌类一直到啄木鸟等很多物种生存繁衍的必然条件。
     诸如此类的生态理念其实早已为国内所了解、接受,只是尚未付诸实践。
     “生态城不是一日建成的。”浙江省自然博物馆副馆长陈水华说,“即使当前存在伪生态城,但也说明他们认识到生态城的价值,是一种进步,值得肯定。”
     在规划、设计、建设、管理等各个环节,存在与生物多样性价值背离的现象,是暂时的。在生态城概念日渐深入人心的今天,没有理由怀疑天人合一的深绿城市梦想将逐渐变为现实。
关闭】  
重庆市黔江区二环路公务员楼    电话:18244257199    QQ:348387886    2721302422
版权声明:所有文字均属千赢国际娱乐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发现我们文字侵权,请来信告之,我们查证后将在三日内删除,谢谢合作!
 Copy right @ 2010-2014 千赢国际娱乐 版权所有